吉诃德的瞻望

+

《有一天也能风驰电掣》45cm*68cm,2016年,纸本设色。

风驰电掣抑或艰难前行,不过是心中幻象。

+

97cm*180cm,纸本

(可能)每个人都不同程度的生活在由社会环境所造就的“自我”所设定里,就像文学在有些人心中是卡夫卡,而在另一些人心中是爱上了她(他)的“霸道总裁”。这种前提是每个人都摘不掉的有色眼镜,也是示人的面具。我试图把这种普遍的偏狭的设定具象化为一个有着座头鲸形状的头套,并将其含义引申为一种想象中的、源于出离和避世念头的伪装品,是一种对于“自我”的隐藏和保护。

我不清楚为什么会选择座头鲸这个物象,它就那么凭空冒出来:一天到晚唱着歌,藏匿于海洋,疙疙瘩瘩。同样,我也不清楚这个座头鲸形状的头套会不会生出另一个脱离本体之外的“自我”,做着类似“自我审视”般的思考,以旁观者的角度审...

+

《以为那就是了(之一)》2016年,60cm*80cm,绢本设色

《以为那就是了(之三)》2016年,60cm*80cm,绢本设色

这个系列意欲表现现实藩篱中的伪人格在主体意识逐渐觉醒的过程中与“座头鲸”所代表的“歌者”的自由、独立、真实的趋同愿望。代表主体的影子在各式场景中飘荡、游走,试图与“座头鲸”以重合的方式达到同频。然而这种简单的重合似乎并不能达到主体所寻求的真实。

作为主色调的红色想在绢本质地静谧的境地中营造不安,这种不安既是来源于对自身的探查以及对探查深度的不自知。


+

《臆想让梦更真实》2016年,69cm*138cm,纸本


日常中我们的意识分为梦与醒。我们都在清醒的时候实实在在的生活,对眼前的一切作出判断、作出相应的决定。但是利益的诱惑、生理的作用等等因素常常蒙蔽清醒时分的人们。而在梦里我们惊愕的发现原来内心所向是如此清澈而明晰,甚至不用有思考分析的过程就看到了内心深处的答案。在创作这个阶段的作品时,我常常感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影响:对自己过剩的期许和一波波来袭的失望,对天气的敏锐感受和强烈反应,对假想之中受众的考量等等。我发现有必要让自己回到一个纯净的梦中,或者是给自己造设一个梦境。在这个反复而漫长的过程里,真实世界向我展现了其狡诈的面孔——与梦境不同...

+

《我和我找不到的般若》2015年,99cm*66.5cm,纸本设色

+

《悲伤和喜悦其实从来没什么分别》41cm*65cm纸本设色

+

马两匹,工业绢,2015年

+

泛舟

+

一串仍然不是向着出口的脚步

+

我知道不好,我在路上,并要研究下去。还有几枚大小不一的活在等着我,做事,就是我找到的意义。

+

© 代英伦 | Powered by LOFTER